帕拉塞尔苏斯的玫瑰

【故事其一】玫瑰的灰烬

一个有很多捏他的童话故事,梗概在很久以前就写好了,终于重新完整的写了一遍…
作为七个童话里的第一个,没什么剧透成分,所以先试着发一下,虽然肯定还会改【
打算以七个童话和无数记忆碎片的形式来构思游戏…然后仔细一想,这不是用ppt就能做出来吗()







在很久以前,有一位傲慢的领主,他的名字是梅扎·玛拉巴,他坐拥的领地是大陆中心最四通八达的地带,但不幸的是这块土地却片寸草不生的废土,被干旱、饥荒、贫穷所纠缠。然而这些却不会影响领主的享乐之心,他依旧要求民众们向他献上各种奇珍异宝,只在黑色河水里栖息的没有眼睛的鱼、世代在东方山地上繁衍的狮鹫兽的羽毛,甚至是仅存在于传说中巨龙那留存千万年依旧炙热的骸骨。
领主荒诞的行径叫人们苦不堪言,直到某天一位风尘仆仆的骑士来到这座城市。骑士身着着一袭银甲,见过他的人曾声称,透过他头盔间的缝隙窥视,并看不到任何人的存在。
银骑士敲响了领主的大门,请求得到他的庇护。
在月光之下,一切的界线都变得模糊了,玛拉巴领主听到银骑士的面甲中传来溺水者一般的声音,那个声音如此说道。
“我来自远方的鲜花之桥,因为盗走了天国玫瑰的种子而受到亡灵们的尾随。如果您愿意给予我一丝恩惠,我将把玫瑰的种子分你。有了它,您的领地就会变得丰饶。”
在领主说出拒绝的话语前,银骑士摘下了头盔。
骑士那头火红如玫瑰般的长发泻了下来,浸泡在冷冽的月光下,让领主感到一阵窒息。
旧日的时光中,玫瑰一词的原意是深红。

他此时只能想起的只有这样一句话。

银骑士的名字是露丝安娜。那是女性的名字,领主怎么也没料到这位银骑士竟然是个如此美貌的女人,她那风暴般的殷红长发,猫一般无辜又狡黠的双眼,和充满魔力的泛着层层涟漪的嗓音,无一不让领主着迷。
她就这样理所当然的寄居于领主的城堡里,却全然不知自己的每一个动作都令领主思欲成狂。她常常出没在领主的花园里,那是座只长苜蓿的花园,因为没有花卉可以在如此贫瘠的土地上生根。
露丝安娜扬起手腕,将那灰烬般细腻的天国玫瑰种子撒在花园里。她再也没穿过那身银骑士的铠甲,因为那些跟随着玫瑰种子的亡灵和噩梦都没有再出现。
而领主最终也被自己难以抑制的深情所击溃,他向露丝安娜示爱,希望她能成为他的妻子。露丝安娜微笑着轻抚着领主的脸颊,口中却说着遗憾的话语。
“直到天国的玫瑰开放前,我都不会成为任何人的妻子。”
玛拉巴领主坚持着自己无果的求爱,他每日都跟随着露丝安娜,对她重复着毫无意义的情话,为她带来珍贵却又相似的礼物。他不知道自己已经代替了那些亡灵,成为了露丝安娜身后的影子。短短的三个月里,他像老去了七十岁。若非亲眼所见,他永远都无法相信镜子里那个皮肤松垮多褶,头发稀疏斑白,眼睛浑浊不清,身上全是棺材般腐朽味道的老头是自己。
他再一次找到了露丝安娜,她依旧是那年轻光鲜,灿若玫瑰。领主带着绝望般的镇定告诉女人。
“请接受我的爱意吧。否则在今天我就会因它而死了。”
露丝安娜没有再微笑,她眼中是波涛般深切的悲伤。
“我也爱您,我亲爱的领主。所以我要向你道歉。我欺骗了你。这些种子其实永远都不会开花。”
她亲吻了领主的额头,那些因为爱情造成的岁月痕迹顷刻从他的身上全然消失。他又恢复了青春。
他们彼此相爱,成为夫妻。
但是露丝安娜知道,他与她都没有遵守约定,她无法再等待无望的玫瑰绽放,就像她无法眼睁睁看着自己所爱之人因衰老而死去。代替约定如约而至的是不幸。帝国皇帝的生日近在眼前,他向封臣们索要一份他们各自最为珍惜的东西。领主献上了天国玫瑰的种子。但即使在皇帝繁花似锦的庭院里,那些种子还是没有开花。感到被欺骗的皇帝异常暴怒,这时有人告诉皇帝,玛拉巴领主妻子的露丝安娜才是他真正最为珍惜的东西,也只有她能使天国的玫瑰开花。
于是皇帝夺走了玛拉巴领主的妻子。他为露丝安娜准备了开满深红色玫瑰的花园,在花园的每一寸土地上都撒上了天国玫瑰的种子。然而,盛放的玫瑰在遇到那灰烬般的种子时,立即衰败凋零。整个花园只剩下了枯黄的荆棘。
皇帝明白了,这一切都是个骗局。他质问露丝安娜,得到的却是冷笑般地回答。
“世上根本不存在什么天国的玫瑰,那只是我兄长的骨灰。”
“不过,即使有这样一种花,它也不会为一个不懂情爱的蠢材绽放。”
皇帝表示很欣赏露丝安娜的勇气,然后下令砍下了她的头颅。
玛拉巴领主并不知道这一切,在摆脱了皇帝的追兵后,经过千里夜奔,他终于来到了王都。
他说自己带来了世界上最神奇的东西,以此为交换,只希望能再次与露丝安娜相见。在皇帝的面前,他挖出了自己的右眼,那个血红色的球状体滚落到皇帝的跟边,看起来比玻璃还要坚硬。然而这并不能激起皇帝的兴趣,他带着恶意的戏谑将露丝安娜的头颅交还给了玛拉巴领主。
可是皇帝并没看到自己期待中惊恐、痛哭和憎恶的表情。玛拉巴领主什么都没有说,在他仅剩的另一只眼睛里,只存在爱意。他亲吻了露丝安娜冰冷的嘴唇。一瞬间,那些曾经撒过天国玫瑰种子的地方立即一片生机,幼小的绿色幼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抽枝、蔓延,翠绿的玫瑰茎顶着火红的花苞层层绽放。甚至是皇帝都被这奇异的场景所震撼。但没过多久,玫瑰的枝叶像饥饿的巨龙开始吞噬一切。皇帝抽出宝剑想将它们斩断,可即使被击碎,那些茎叶又能迅速的重新聚集起来。无论想摧毁它们多少次都是徒劳。皇帝陷入了狂乱之中,他看到一切的始作俑者却安然无事的待在花丛最中央。在那里,玛拉巴领主手捧着露丝安娜的头颅,玫瑰丛没有吞噬他,只是把他包围在一个圆环里,令其他人都不能跨越花丛伤害他。
烧死他,只有这样做了,那些该死的玫瑰在保护他。但他也不可能再逃走了,既然不能靠近他,那就烧死他吧!皇帝一把拽倒了身旁的烛台,玫瑰丛瞬间被点燃,火势越烧越旺,连通疯狂生长的玫瑰丛一边侵蚀着一切一边烧毁着一切。将还未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皇帝以及他的仆人们一并吞入其中。大火燃烧了三天三夜,整个王都都被玫瑰的灰烬覆盖,在灰烬之下无一人幸免,即便是最无辜的平民。
只有在火势发源的地方还保持着一丝绿意,在那里玫瑰枝叶生长的速度要比火焰烧毁它们的速度更快。那些极滋长的玫瑰编织成了一半圆形的茧,好似一座坟冢,将玛拉巴领主深藏在其中。
不知过了多久,他从一片荒芜中醒来,他小心翼翼的站了起来,他剥开了层层叠叠相互缠绕的玫瑰茎叶,他看着阳光透过缝隙照在自己的身边,在微尘漂浮的光芒中,他看见了,他看到的是在是所有奇迹中最令他吃惊的一幕。露丝安娜就躺在他的身边。玫瑰的灰烬重塑了她的身躯。她好像只是在短憩,她赤裸的肌肤泛着玫瑰的光泽,完美的如同新生,看她的神情似乎正在做一个美好的梦境。
现在,只要通过那一个词语,他就能令她复生。



评论
热度(6)
回到首页
© 帕拉塞尔苏斯的玫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