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拉塞尔苏斯的玫瑰

重新调了一下色,虽然已经用不上了…
又被一点点挫折就轻易打败了,真的很羡慕很憧憬坚强的人哦…
一难过就开始思考人生,明明知道逃避是不可能解决问题的还是想逃避,大概逃避本来就是人的自我保护机制之一吧




顺便把废弃的设定丢上来,因为只画了玛格丽特所以只有一个开头…


  在玛格丽特的葬礼上,伊万斯夫人手持一束苍白的玫瑰站在墓前,以一种极其倦怠的眼神目视掘墓人为那口巨大的黑色棺柩盖上尘土。除去女孩的父亲外,恐怕没有人会为了她的死亡而悲伤吧。但是那个男人此时却在赶往诺丁汉的途中,和他的商队在一起,他根本不会知道女孩的死讯。而且伊万斯夫人敢肯定的是,她的丈夫很快就会坠马而死了,这仅仅只是一场意外,就像她的另一个女儿和儿子一样,都是死于荒诞的意外。

  “我的玛格丽特不可能就这么死去!”

  那个不应该出现的人。

  那个愚蠢至极、令人生厌的威廉·伊万斯究竟为什么会回来。他本不可能知道这一切。

  “滚开,玛格丽特她不能睡在这里。”

  那个长着哀伤的,猎犬似的脸的男人冲到了墓前,推开了围绕在玛格丽特身边的人群,他命令那些掘墓人们立刻把玛格丽特给挖出来。

 威廉驱赶着几个工人,让他们把已经安葬好的玛格丽特重新抬出来,那几个胆小的工人想被撵进水塘里的鸭子一样根本没用拒绝的机会,而其他人也丝毫没有阻止威廉·伊万斯的想法。劳伦斯夫人就这样面无表情的看着丈夫从细碎的泥土里抬出那具漆黑的灵柩,看着他迫不及待的掀开棺盖,看着一寸寸展现出来的玛格丽特圣像般的尸体,她安详的躺在那具对她来说过大的棺材里,看起来只是一位浅睡的普通少女,褪色的金发瀑布般的散开,轻轻的落在她的胸前,裸露的肌肤散发着比任何人都要生动的活力,她的双手交叠于胸前,在轻曲的指间放着一支小巧的勿忘我,即使是灰暗的太阳都掩盖不了她的光芒。当人们再次看到这位宛若生者的早逝少女时,都忍不住屏住了呼吸,并非是因为对于棺中女孩敬畏,而是因为那气息,苦杏仁的气味,绝非意外的死亡。

  “有人杀死了我的玛格丽特!”

  那是谋杀的味道。






整个故事的梗概灵感来自于马尔克斯的几篇小说以及爱伦坡的《幽会》,本来想写一个很荒诞的侦探故事,然而真相一点都不侦探只有荒诞

评论(12)
热度(190)
回到首页
© 帕拉塞尔苏斯的玫瑰 | Powered by LOFTER